pc蛋蛋游戏试玩外挂|pc蛋蛋什麽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要聞·動態

【獵狐記】第十七期 潛逃14年 歸來時已不記得兒子模樣

發布時間:2019-04-17 10:44:00 來源: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太苦了,早就想回來了。”潛逃14年,陳永志終于踏上了時常出現在夢中的家鄉。

  2019年4月2日凌晨,涉嫌職務侵占進而潛逃的陳永志,被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紀委區監委與區公安分局聯合追逃專案組押送回黃巖,為曾經轟動黃巖的潛逃案畫上了休止符。

圖為2019年4月2日凌晨,陳永志被專案組押送回黃巖公安分局

  千里追蹤,不負眾望終獵“狐”

  “40個小時幾乎沒有合眼,從獲得突破到抓捕逃犯歸案,一氣呵成,干凈利落。”參與追逃的黃巖區紀委干部說起這次行動,仍余有幾分當時的興奮。

  2019年3月中旬,專案組獲得了一個重要線索:陳永志2015年的時候在西安出現過。3月18日,專案組組織人員前往西安追蹤線索,通過細致地排查,專案組初步確定了陳永志的工友圈和朋友圈。

  “我們這個廠2016年的時候就解散了。”“大家早就各自找活干了。”“我們也好久沒聯系了,他現在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當專案組工作人員聯系陳永志的部分工友詢問情況時,他們如是說。

  “麻煩您再回憶回憶,有沒有其聯系方式?或有可能知道他近況的其他工友?”專案組追問道。

  “哦,對了,我以前加過他的微信號。”工友翻出了陳永志的微信號。

  專案組根據陳永志的微信信息,順藤摸瓜,一名重要聯系人進入了專案組的視野,目前此人是一家洗滌廠的運輸員,這是本案的關鍵突破口。

  3月28日晚上,西安的風有點干冷,專案組的小伙子們卻熱情高漲,他們蹲點在運輸員住處附近。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找到運輸員,經過詢問,陳永志就在他手下當洗滌衣物的裝卸工。

  “在這上面3樓,住右邊下床的那個。”3月29日凌晨3點,在運輸員的配合下,專案組來到洗滌廠簡陋的宿舍,一個不到30平方的房間,上下鋪住了6個人。專案組推門進來的時候,陳永志還在酣睡。

  “陳永志,我們是你老家來的,還記得黃巖嗎?”這是專案組第一次見到真實生活中的陳永志,對照14年前意氣風發、身材勻稱的照片,辦案人員很難把他和眼前這個頭發花白、目光呆滯的干瘦男人畫上等號。

  陳永志被叫醒時還有點懵,聽到“黃巖”這個詞雙眼驀然瞪大,隨即低垂著腦袋說:“我知道的。”抓捕過程很順利,陳永志被帶上手銬,上了警車。

  生活腐化,侵吞公款成碩鼠

  2003年左右,正值壯年的陳永志被委以重任,成為中國石化公司黃巖石油支公司寧溪加油站站長,月工資2000元,在當時已屬于中高收入。陳永志經支公司同意,用個人身份證在寧溪信用社開了一個賬戶用來收取加油站每日的銷售款,銀行賬戶密碼和流水均由其一人掌握,他大概每隔一星期或者兩星期,將錢打入黃巖支公司賬戶解款。

  “我經常去KTV唱歌,跟朋友吃吃喝喝,也喜歡賭博,我當時工資哪夠用啊。”“我想到了公司銷售款存取存在的制度漏洞,就動了邪念。”陳永志回憶道。為避免支公司發現問題,陳永志玩起了“時間差”,私自將公司定的繳款日期推遲三、四日,將推遲那幾日的銷售款據為己有,少則六七千,多則上萬。

  2005年12月7日下午,黃巖石油支公司對寧溪加油站進行例行對賬,發現有銷售款沒有及時入賬。當時陳永志不在站內,對賬人員就電話通知他12月8日上午一起盤點。

  正是這一通電話,驚醒了陳永志,他一邊表示同意,一邊打起了小算盤。他估算近半年自己陸續拿的銷售款,發現已經有十幾萬了。

  “一對賬,肯定就露餡,自己被開除無疑,還可能坐牢,最好的結果也要把賬面補齊。”自知無法逃脫的陳永志開始害怕了,他思前想后,決定遠走他鄉。于是,他從信用社的賬戶中取走了積存一星期的石油銷售款十二多萬元連夜逃往上海,期望可以躲過這一劫。

  12月8日上午,陳永志“失聯”了。連妻子都不知道他的去向。當支公司的工作人員找上門的時候,其妻退還了銷售款7萬元。

  辛苦謀生,親情失落難修復

  陳永志的妻子沒想到陳永志這一出去,就是音訊全無14年。

  陳永志從黃巖逃出來后,先到上海玩了一個禮拜,但是上海消費太高,住一般的賓館一晚就要100多元,不是久居之地,于是又來到西安鄉下的地方,化名為陳永敏。十幾萬巨款花光后,陳永志開始了心酸的打工之旅。因為自己的“特殊身份”,陳永志不敢用身份證,也沒有好的找工作渠道,只能靠出賣勞力度日。

  “他工作很積極賣力,雖然很瘦,但是一個頂倆。”洗滌廠的工友評價他說。每天5點就起床干活,搬運需要洗滌的床單、衣物,月工資3000多元,除去花銷,陳永志十幾年只有1萬多元的積蓄。

  “看到派出所就怕,提心吊膽。要不是老板拖欠了工資,我今年就回來了。”對比從前坐在加油站辦公室,輕松舒適的工作環境,陳永志很是后悔,“那時候頭腦發昏發暈了,剛逃出去的那段時間看到加油站都會有去上班的錯覺。”“現在回家,老婆孩子都陌生了。”說到親人,陳永志很是失落。

  陳永志出逃時,兒子才十多歲,等他被抓捕歸來,兒子已經成家。“得知兒子的婚期,我也不敢回來。”14年間,陳永志沒有和家人聯系過,但他在微信名中嵌入了兒子的生日。

  “你兒子的樣子,你還記得嗎?”辦案人員問。

  “我不知道了。”陳永志說。

  “他當年拋下我們一走了之的時候,就當我們不存在。”他的兒子聽到陳永志回來的消息后,毫無正常父子間的喜悅和溫情,陳永志的出逃給這個家庭留下了深深的傷害和痛苦。

  “我對不起他們,回來了,我要好好改造,爭取早日重新站在陽光下,彌補這么多年對親人的虧欠。”陳永志說。

  多方聯動,防逃堤壩勤牢筑

  “陳永志的成功追回,我們積累了信息共享、多方聯動的成功經驗,也敲響了警鐘。”黃巖區紀委相關負責人說,“追逃一個案犯要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追逃是最后的利劍出鞘,防逃工作要做在前。”

  黃巖區紀委監委從日常防逃入手,要求各單位落實各級黨組織的監督管理主體責任,加強出國審批和出入境證照的集中管理。區紀委會同組織、公安等部門定期開展違規辦理和持有因私出國(境)證件治理專項行動,重點查處上交假護照、不交護照、交部分護照、擅自因私出國出境以及審批把關不嚴等違規違紀問題。

  更重要的是做好辦案過程中的防逃工作。“一些違紀違法人員都有僥幸心理,在沒有案發前,都想保持生活現狀,但是如果有風聲,就會刺激他們動潛逃的念頭。”黃巖區紀委第四紀檢監察室副主任王鼎說,在陳永志案件中,讓他前來對賬的電話就是刺激他出逃的誘因。

  黃巖區紀委監委根據《監察法》,對調查對象在立案前設置防逃程序,進行各部門聯動,及時掌握人員動向,如有必要,及時采取限制出境等措施;同時重點監控其家庭財產變動或銀行賬戶資金流向,把潛在的風險和隱患扼殺在萌芽狀態。(顏新文 牟茜茜)

編輯:張誠
pc蛋蛋游戏试玩外挂 甘肃体彩app下载 pk10五码两期在线计划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 福建5月5号 重庆时时彩预测软件 彩38彩票领导者网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 楚天风采30选5最新开奖号 今天彩票开奖结果查绚 吉林福彩网